【礼尊】time

白槑:

随笔衍生

 

http://baidaidai.lofter.com/post/1eb83c_2a43ae4


http://baidaidai.lofter.com/post/1eb83c_113b231

 

 

红色灯光是泼向夜空的鲜血,那是个最快活最销魂最糜烂的地方,纽约高速公路下狭小的空间里毫无预警地进行着金钱、毒品与性的交易。

 

处处是皮条客和瘾君子,最常上演的是暴力殴打,这些穷困潦倒的可怜的人随时睡在大街上,然后一睡不起。

 

 

稍微体面的地方,每天翻着无奇不有的花样来上演年轻鲜活的性表演,日日荒诞的剧目,从无聊到满足欲望后空虚的快乐。然而,依旧有人狂热地醉心在这个极乐地狱。

 

干瘦的男孩被泼了一身滚烫热水,从酒吧后巷被推攘出来,他无神的眼盯着地面,跌跌撞撞地快步离开。

 

 

路口上三几个抽着烟的青年无声无息地将他围堵住,几步开外车水马龙,这个地方却怎么呼喊都无人响应。当然,他没有喊,也没有尖叫。他甩手挣开拉着他手臂的雀斑青年,引来阵阵喝骂。他身后偷偷靠近的卷发青年抄着手中的滑板,朝他后背猛击,震得他半边身都麻了。

 

几个人将他架起,拖到了散发阵阵恶臭的公厕。

 

一队配枪的巡警从高架桥下经过,警帽上的银章带着一缕阳光踏入了这阴暗之地。

 

警长带着一个青嫩的小警察走在队伍中间。“宗像,今天你第一次出警,跟紧一点,那些junkie疯起来有够呛的。”

 

 

宗像点了点头,身材纤瘦面容白皙的他就像块奶油蛋糕,被身材高壮的黑人兄弟一挡,连影都看不见了,他的弟兄们不得不在意他一点,唯恐他哪里磕一下整个人就凹进去一块了。

 

前方线人报告一组小型贩毒团伙进了最近的公厕,挟持了一个男孩。

 

警长当下开始组织救援,宗像被安排了相当押后的位置,冷静地看着the city天天上演的戏码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。随着前方几声厉声高喝,他们强行突入那满墙壁黄渍的公厕。

 

宗像双手端着枪,横在他眼前的黑人兄弟捂着中枪的大腿骂娘。毒贩小伙慌张地举着枪向后靠,双腿不断哆嗦乱动。宗像瞄准他大腿放了一枪,枪口马上移向另外几个半蹲不蹲的人。

 

“跪下!”宗像沉声喊道。

 

那几人飞快地互相交换眼色,陆续将双手叠在后脑上靠墙跪下。

 

警长拎着一个极度消瘦男孩,转手压在厕所门板上,那男孩手臂插着针头,赤色的乱发被抓得像个鸡窝,身上脸上全是被殴打的伤痕和淤青。

 

“乖一点pond scum !”警长顺口来了一句,惹得宗像憋着闷笑,那火鸡哪像颗藻了?

 

被压着的男孩转头来,侧脸上的瘀伤都盖不住那蜜色皮肤的美好,漂亮的男孩一开口声音竟低沉不已。

 

“Come again?”

 

警长烦厌地撇嘴,满地尿渍的地方让他一刻不想多待,他扭头一叠声催促部下捉紧时间,宗像迈步上前一把捉住男孩砸向警长太阳穴的手肘。

 

宗像警告他道:“老实一点!”

 

男孩转眼看他,刘海下那金色的眼睛因为面容的消瘦显得又大又亮。警长恼火地瞪他一眼对宗像说你小心他挠伤你。

 

“名字,年龄,住所。”宗像扬了扬手里的枪问道。

 

“唔……咕……”干瘦的男孩喉咙里闷哼着发出干呕的声音,脸上没有半点血色,好看的金色眼瞳快被眼白吞没。他一歪头,重新靠到厕所隔板上的半裸女郎海报上,跟女郎的烈焰红唇紧密接触,开始呼吸不畅。

 

“喂!”宗像拍了拍他侧脸,结果一巴掌把人拍得倒头往下栽。

 

“氧气瓶!”宗像朝队友吼了一声趴跪在恶臭难闻的地板上捏着男孩的下颚,两指压着男孩的舌头,低头含着男孩的双唇吸出一口痰液,万幸男孩中毒症状不严重,转头被罩上输氧口罩抬上救护车。

 

警长一脸服气地拍了拍宗像肩头,在他手腕上搭上手铐,将他跟赤发男孩锁在一起然后跳下救护车继续他的后续工作。

 

宗像将警帽摘下扇风,仔细打量担架床上的倒霉鬼,“我知道你醒了,真是强盛的生命力,小鬼。”

 

“老子是你爷爷,奶油小哥。”男孩有气无力地说道,一口地道的英伦口音,流氓地痞范儿十足。

 

 

“老子叫周防尊。”

 

“英国来的犹太人?”

 

“大概是。”

 

“父母呢?”

 

“醉死在哪里了吧?”

 

“你的酒鬼养父经常殴打你?”

 

周防看了宗像一眼,后者有点得意地勾了勾嘴角。周防呸了一声,真是个无情混账。

 

混有犹太和东亚血统,单亲家庭,酗酒的养父,从英国来的,忍受家暴,严重的营养不良,实际年龄比看上去大。

 

“为什么跟那群人混在一起玩药?”宗像接着盘问。

 

周防给他一个“你废话”的白眼,“因为饿了,跟他们混来钱快。”

 

“你居然敢跟他们闹翻?”

 

“看心情。”周防直愣愣地盯着车顶说道。

 

“你不是第一天揍他们,”宗像掀了掀他衣摆,“上衣帮你换了,裤子还是垃圾玩意,他们让你接客?”

 

周防两眼一合,秒睡。

 

宗像简单粗暴地将他摇醒,附身盯着他双眼,“你贩毒了吗?”

 

周防睁开他的无敌电眼,对他笑得贱兮兮。

 

 

草薙出云头痛欲裂地整理着桌上的文件,挂着友好亲切的笑容将文件交还小文员。

 

“你可以去医院探望你表弟了。”

 

草薙谢过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小文员,飞速赶往医院病房。

 

“臭小子,为什么不早点找我?”

 

“鬼知道你还肯认我这个表弟?”手臂上插着管的周防一睁眼,相当嫌弃地看着他表哥。

 

“也对,要不是刚好在电视机上看见你躺救护车那怂样,我都不知道你那个人渣鬼父将你从英国带过来了。”

 

“你为什么在纽约?”

 

“来留学。”

 

周防木着脸点了点头。

 

“他人呢?”

 

“听说被抓进去了。”

 

“太好了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草薙拖过一把椅子,一屁股坐下,“你得活出个人样,不然被我妈知道了我跟你有来往,一定打断我的腿。”

 

周防侧身松了松僵硬的肩膀说道:“好啊。”

 

“你别敷衍我!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

周防在草薙的长篇大论中打起瞌睡,再睁眼的时候,看见那个人模人样的表哥靠在他病房的门框上跟大波护士说笑。

 

不到一刻钟,草薙母亲派来的保镖夹着草薙离开,走前还警告了周防一句。不要再联系他们少爷,不然打断狗腿。

 

周防咂巴嘴,觉得肚子又饿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宗像推开简陋单间的门,一眼看见坐在窗纱下的周防尊。

 

“地方不错,还有窗户。”宗像环视窄小的房间,用皮鞋将地上的内裤划拉开,找到个地将装着牛奶和面包的纸袋放下。

 

周防急喘着气,满额冷汗,眼睛一路盯着宗像走到自己跟前。

 

“嗨,忌廉。”嘶哑无力的声音像坏掉的木门,周防用尽余力给了宗像一记白眼。

 

宗像抽出手帕拭擦周防额上的冷汗。“你差不多该改一改用白眼say hello的习惯了野蛮人。社工说你最近没有去帮她派报纸杂志,也没有参加分享会。”

 

周防神志模糊地蹭着身后的墙壁,没有应答。

 

“都二十岁的人了,还不知道好好吃饭,瘦得跟猴一样。”宗像给他倒了一杯水,动作粗暴地给他灌了下去。

 

周防被呛得面红耳赤,趴在地板上干呕起来,站在一边的宗像闻到了一股异味,问道:“你拉肚子吗?周防。”

 

周防四肢划拉着,像只乌龟一样挣扎站起,跌出门往公共浴室走去。宗像几步跟了上去,给走几步就往地上晃的周防搭把手。

 

将人送进浴室隔间后,宗像站在外面边擦眼镜边说道,“小心点脱裤子,别粘外裤上了,内裤我拿去丢掉不要。”

 

门板下滑出一条长裤,宗像拎起长裤,将裤头朝下颠颠半天,将内裤甩进垃圾桶。

 

哗哗水声中传来周防的声音,“有工作找我。”

 

“什么样的工作?对方是什么人?出示相关证件没有?”宗像将长裤搭回门板上,立即被周防抽走。

 

“他说我适合当模特。”

 

宗像抱着双臂靠在门板边的墙壁上说道:“十个扯皮条有九个会这样跟瘾君子说。”

 

“出示工作证了。”

 

“证件可以造假。”

 

“公司去过了,合约我拍下来邮件给免费律师咨询过。”

 

“我要去看看。”

 

“你是我mummy吗?宗像礼司。”

 

“你不高兴了?为什么?”

 

周防尊没有搭话,赤裸着上身套着牛仔裤走了出来,宗像在他身后上下打量。

 

“骨架子的确还行,但你的肌肉说它们不太好。多吃点。”

 

“……啰嗦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高档卖场内一家法式餐厅,草薙站在玻璃墙前喝了一口香槟,给远处偶遇的宗像一个微笑。双方都有女伴在侧,似乎都不太方便当灯泡给对方照明。

 

草薙早上还提前预定了周防的行程想一起用午餐,结果那混账满口答应原来是过来工作的。

 

今天他算是见识了顶级模特给奢侈品站台的盛况,卖场上下几层楼全围满了迷弟迷妹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了什么好莱坞大明星。

 

草薙环视着这场热闹,又看见宗像探长搂着他的小女友也加入了围观的行列。哇哦,画面真美,郎才女貌。

 

奢侈品商家搭的舞台经不起疯狂粉丝们的推攘,传来可怖的倒塌声。草薙勾着脑袋一探首,看见一个小姑娘躺在周防肌肉贲张的臂弯中,尖叫声顿时更响亮了。摔掉墨镜的金色眼睛简直迷得能杀人。

 

挟风带雨的侵略眼神映在大屏幕中,狂到没朋友。

 

Crazy to not friend

 

草薙跟自己开了个玩笑,远处宗像也一脸欣慰地对他笑笑,然后携着女友走了。

 

手机响了起来,草薙远离卖场的尖叫接起电话。

 

“怎么了十束?”

 

“king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我这来了,你知道的,他怕粉丝翻他家邮筒嘛,你有空帮他拿回去?”

 

“我不是他保姆,也不是他管家。”

 

“是是是,你是他mummy!”

 

“这个岗位已经有人了。”

 

“哦,宗像探长忙着陪女友嘛。”

 

“我也有女朋友,OK?”

 

“你那怎么一样咧,人探长都谈婚论嫁了耶。”

 

“闭嘴基佬,我也是会结婚的。”

 

“哈哈,我跟男朋友结婚那天你还是Single dog你就输我一艘游艇怎样?”

 

“滚。”

 

 

站台上的周防将墨镜捡起,从茫茫人海中一眼看见了宗像。他的宗像小警察低头跟女友说着什么。刹那间,周防有点儿恍惚,他想起一首老歌——Because of you

 

那般声嘶力竭的渴望。

 


评论
热度 ( 61 )
  1. 侧耳倾听白槑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侧耳倾听 | Powered by LOFTER